又是一年两会时 绕不开的房产税又来了

  房产税是老梗了,似乎每年的重大会议上都要被拿出来谈一谈。

  记得一年前的全国两会,针对一向被热议的房产税问题,大会发言人傅莹表示,本届人大常委会把制定房地产税法列入了五年立法规划,“今年没把房地产税草案提请人大常委会审议的安排”。

  如今春来秋去,时隔一年,再逢盛会,房产税自然也成了迈步过去的坎。

  2月27日,九三学社召开全国“两会”提案新闻发布会,在诸多提案中,其拟提交的提案《关于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建议》中“加快房地产税立法并适时推进”的说法再度引燃这一话题。不仅如此,该提案中还涉及到了遗产税和空置税,影响空前。

  今天聊的房产税其实也是老梗了,早在21世纪初,贾康就开始在各大会议上提出这个提议,如今已经过去十大几个年头了,即使是这两年,也频繁出现在重大会议上:

……

  2017年11月,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黄奇帆:在不久的将来,不是说要10年、20年,今后几年里会开征(房产税)。

  2017年12月,财政部长肖捷在人民日报撰文称:力争在2019年完成全部立法程序,2020年完成“落实税收法定原则”的改革任务。

  2017年12月,住建部住房政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顾云昌:2018年房地产税大概率入立法计划;

  不过,房产税真的能一了百了解决目前的房价问题嘛?很多学者对此都持有质疑的态度。

  近日,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发文称,“不要幻想房地产税能够解决大都市的高房价问题,高房地产税率和高房价是孪生兄弟,不是仇人,不是跷跷板。”

  他在文中指出,大城市房价之所以高,并非由于房屋的居住功能,也和户籍等因素关系不大。对此,他以美国为例,二战以来,全美房价年均涨幅仅3.4%,略微高过美国的长期通胀。如果考虑到在美国持有房屋的税收、保险和维护成本,绝大多数美国住宅是负资产。但这并不妨碍西雅图、旧金山、纽约、波士顿的房价持续涨幅惊人,城市核心区房价更高。

  “住在大城市,不仅是居住,更是获得了大都市背后的政治、教育、医疗、就业创业、资金、信息、人脉、购物娱乐等公共服务和私人服务。大都市富集的资源越多,精英人群和梦想人群向大都市的聚拢越多,房价就越高。”钟伟说。“因此,房价是门票,在大都市留下来的门票。”钟伟说,“开征房地产税,应当不构成治理高房价的长效机制,它只是让门票更贵,持有门票者更拥挤和艰难。”

  确实有道理,作为房产税试点城市之一的上海,自试点以来,并没有拉低房价,更没有出现什么土豪卖房潮现象,可见抱有房产税立案通过就能降低房价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

  那么房地产税究竟何时才能落地呢?钟伟认为今年是不可能的。因为房地产税的落地步骤复杂,要经过《立法法》有序推进,还得经过人大相关立法在人大和政协上拖过、由国家主席签署,各地民情不同还得因地制宜的指定地方细则等等。

  手续繁琐,如今八字尚未动笔,很难在短期内落地。

  钟伟在文章中大胆预测,“将来房地产税一旦落地,炒房客最难过,地方政府最惆怅。”普罗大众的反应可能比较复杂,有的感慨,有的嬉笑,有的想到自己追求富裕的梦想一旦成真,也免不了要被课税,不是个税就是房产税,也会多少有些惆怅。惟税收和死亡不可避免,各国皆如此。

为什么说地方政府最惆怅呢,引用文中钟伟的分析如下:

  一是我们需要估计一下,房地产税如果开征,理论上的税收额会是多少?我们通过多种方式估算,城镇及城市住宅市值大约在150-180万亿元,假定其中约15%需要缴纳房产税,税率为0.7%。则理论上初始税收额约为1600-2000亿之间,这是一个非常小的税额,大约相当于当下个税的20%。对绝大多数家庭不会构成太大负担。

  但地方政府可能会千般滋味。地方政府可能不得不将房地产税的主要税基转向商铺和写字楼等非住宅。从非住宅中汲取的税收每年可能会达到约1万亿元。

  二是对地方政府而言,如果房地产税的税收收入从千亿级起步,这会大大低于其预期,也不可能填补土地财政的缺口。毕竟从2010年开始,中国每年的楚地出让收入都在3万亿元,8年累计27万亿元。加上房地产开发后续的土地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契税、公维基金等等,可以说,房地产税开征的初始运行期,远远不足以抵补土地财政每况愈下带来的困难。

  三是地方政府之间的不乐不均。通常高房价区域是大都市,其财政状况良好,可能一开始还不太看得上这点房地产税税收;低房价区域的政府往往财政上捉襟见肘,以较高税率汲取房地产税的意愿更强烈。这种反差,会使地方政府在制定房地产税细则时相互比照,小心翼翼,争后恐先。

  土地和房屋是好东西,需要有一个好心态。对患得患失者而言,你有一只羊,你便拥有一只羊的痛苦;你有一头牛,你便拥有一头牛的痛苦;你有一栋大大的房屋,你便拥有这个房屋所能装下的全部欢乐和痛苦。人若无兼爱之心,拥有太多便只是苦。